旅游年票 墙根卡 订酒店 订机票 农家院 旅游保险

8人打死被拆迁村民1人获无期徒刑

去年4月30日晚,密云李各庄村村民王再英的住所遭遇强行拆迁,两院9间房子被一夜拆毁。7月2日凌晨,在拆迁房前守候的王再英被人殴打致死。

本月17日,北京市二中院对此案做出一审判决,3名被告犯故意伤害罪分别被判无期徒刑、有期徒刑15年和12年。其余5名被告犯故意毁坏财物罪,获两年及以下缓刑。王再英之子王彪不服判决,已提起上诉。

强拆房屋前殴人致死

庭审证言显示,李各庄村于2005年开始旧村改造工程。2008年2月,因9户村民要求的条件比较高,拆迁遇到阻力。经镇政府协调,委托镇属企业檀州公司负责拆迁。

法院审理认定,檀州公司拆迁科科长郭生全入村后,指使黑龙江籍无业男子李艳静于2008年3月至5月间,多次纠集无业人员项卫华等人,先后砸毁未迁走的王再英等多户村民住宅的屋顶、房脊、玻璃等物。4月30日夜间,将王再英家房屋强制拆除。

2008年7月2日凌晨1时许,河南籍农民工高进忠经董金武(村民)做中间人,受王守才(村治保主任)委托,纠集同乡翟少伟、李变京及王二涛(另行处理)等人前去清理王再英家房屋被强拆后的木料,遭到王再英阻拦。翟少伟、李变京按照高进忠的事先指使,伙同王二涛等人分别持撬棍、砖头等物,对王再英的头面部、四肢部、躯干部等处进行殴打,致王再英死亡。

8被告最重者被判无期

本月17日,二中院一审判决,高进忠犯故意伤害罪被判无期徒刑,翟少伟、李变京因相同罪名分别被判处有期徒刑15年和12年。郭生全因毁坏财物罪被判刑两年,缓刑两年。王守才因相同罪名被判刑10个月,缓刑一年。其余三人均获缓刑。

在附带民事诉讼中,法院判决高进忠、翟少伟、李变京三人,赔偿王再英的母亲王文华、儿子王彪包括死亡赔偿金在内多项损失共计26万余元。郭生全、李艳静、项卫华赔偿王再英房屋毁坏赔偿款4万多元。

接判决当日原告上诉

18日,作为原告之一的王再英之子王彪拿到了审判书,当日下午,王彪将一份手写材料交到法院,提出上诉。

在上诉意见中,王彪认为他家被拆的两院房子只认定了一院,影响了其房屋损失的赔偿,也影响到对几名被告的量刑,法院判赔的26万余元费用较低。王彪指控,李各庄村党支部书记张玉良是王再英案的幕后指使者。

另据王彪说,法院人员告诉他,已有被告对审判结果提出上诉,但未透露上诉人姓名。 - 追访

原告王彪:有人给80万堵我嘴

王彪认为,村支书张玉良才是李各庄村拆迁工作的最高负责人,王守才、郭生全等人只是其手下的具体执行者。王彪说,王再英与高进忠等人素不相识,如果没人授意,几个外来工人不可能来村里打人,且下此狠手。

王彪称,去年8月至10月间,村里人曾作为中间人先后三次找到他,说以镇政府扶助孤儿的名义给其80万,让其不要再闹下去,同时要与村委会签协议,永不追究李各庄村领导责任。王彪保留了当时的对话录音,称对方口中的村领导指的就是张玉良。在王彪提供的录音中,村民黄某和罗某先后表示“说白了,(大队领导)指的就是张玉良”,“咱们再说白了,外头现在都嚷嚷,说王守才在家呢,张玉良在家呢。那就没事了,有事不可能放。明白这道理不”,“就这点事。如果说你想要钱,大队让你怎么做你就怎么做”,“我们背后给你分析,这事就是让你别再告了,别折腾了。把这钱给你啥意思?说白了,堵你嘴。听明白没有?”

据了解,郭生全在庭审时也曾表示,每一次拆迁采取手段都会与张玉良商量,也包括推倒王再英家的房子。“为什么张玉良一点责任都没有?”

高进忠律师韩永廷:村支书是本案决策者

对于高进忠被判无期徒刑的结果,其律师韩永廷表示很难接受,“想不到会判这么重”,韩永廷说,事发前,高进忠受董金武的委托找人清理木头,高和其他工人一样,只是平分得到了500元。“他只是个干活的,如果老板没安排,他怎么可能为这点钱去打人。”

9月21日的庭审中,韩永廷为高进忠做了无罪辩护。韩永廷认为,村支书张玉良是本案的决策者,治保主任王守才是事实的具体实施者,董金武则在整个过程中一直与王守才和高进忠保持联系,在二者之间起到了承上启下的作用。高进忠上面有董金武、王守才和张玉良,高进忠的下边有高世锋。“高进忠在本案中只起一个传达者的作用,为什么单单认定高进忠有罪呢?”

村支书证言:“不知道是谁干的”

庭审中,检方宣读张玉良的证言称:6月20日左右,我看到王再英家被拆的房子堆着废料,让王守才去清理,他说行。后来我也没注意他清理得怎么样,王再英死前6天,规划局来画线,王守才说王再英家废料还是碍事,我就让他找人来清理。7月2日凌晨4点多,村官某某给我电话说王再英死了。当时不知道是谁干的。

就此,记者与李各庄村副主任张玉芳取得联系。张玉芳说,村支书张玉良新换了手机号码,自己暂时无法联系。张玉良三天五天都不会去村委会,有什么事委托村里一名副书记传达。(新京报 记者 孟祥超)

推荐阅读

村民遭拆迁人员持灭火器喷射殴打

一群黑衣男子手持灭火器向屋内人员喷射。 拆除公司人员头戴摩托头盔,上房揭瓦、投掷砖石、手持灭火器向房内喷射干粉…… 被拆户一家人逐步退守,在门口处被按住殴打,一群邻居上前相助,将他们解救回房…… 拆迁人员和政...[详细]

记者采访强拆遭拳打受伤

昨日,本报记者杨杰采访时被打,脸部受伤。杨杰的眼镜玻璃被踩裂,手机也被打到地上损坏。本报记者 甘浩 摄 本报讯 (记者甘浩)昨日上午9时许,本报摄影记者杨杰在丰台岳各庄村一处拆迁现场采访时,被十余身穿迷彩服的男子围住抢...[详细]

北京30所学校因拆迁消失 上万民工子女受波及...

春节本是孩子们开心欢闹、期待下学期开学的时候,但这个春节,北京却有为数众多的一批农民工家庭在发愁:孩子的“下一个学期”在哪里?   “各位家长:我校这次处在政府储备地的拆迁腾退范围内,为配合政府部门的相关工作,我...[详细]

终于等到了!北京今年这些地方要拆迁!...

2016年,北京将是“大拆大建”的一年,除了已知的多处棚户区改造外,还有很多市场、工厂、铁路、医院在修建。 提前了解这些“上马”的项目,一是可以预知身边的喜人变化,二是未雨绸缪安排日常出行、生活,避免受到影响。...[详细]

农民拆迁户团购奥迪 挥霍补偿款富翁变负翁...

随着城市的发展,北京出现了一个特殊的新富群体——农民拆迁户,但大笔拆迁补偿款到手后,少数人却没能及时树立忧患意识,开始买豪车、乱花钱,甚至被拉下水参与赌博,农民富翁面临变成“负翁”的危险。昨天,市政协委员赵建国调研...[详细]

百余人夜袭北京艺术区 多名维权艺术家被打伤...

2月22日凌晨2时许,百余名身穿深色服装、戴白色口罩的暴徒夜袭北京正阳艺术区。在近半个小时的冲突中,有多名艺术家被打伤。当警察赶到时,手拿镐把、砍刀及砖头的“黑衣人”已消失在苍茫夜色中。艺术区只留下此前被拆迁的...[详细]

拆迁户称将点燃汽油瓶阻止强拆获刑1年3个月...

本报讯 (记者王丽娜)大兴村民李国谅在接受香港记者采访时,表示对拆迁不满,并称如果强拆,他将点燃汽油瓶阻止。李国谅因犯编造、故意传播虚假恐怖信息罪获刑1年3个月。李国谅上诉后,一中院裁定证据不足发回重审。昨天上午,大...[详细]

北京大望京拆迁村民一夜暴富 清洁工开30万车...

2010年5月16日,大望京村,市民在新建的望京台上玩耍。拆迁后一年,大望京村已经完全换了一副模样。本报记者 薛珺 摄 仅仅一年时间,大望京村民的生活彻底翻了个个儿。 一年前,这里还是靠出租房屋生活的“瓦片经济”村。现...[详细]

关键词:北京拆迁
网友评论

城事

最新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