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游年票 墙根卡 订酒店 订机票 农家院 旅游保险
首页北京快讯新闻热点百余人夜袭北京艺术区 多名维权艺术家被打伤

百余人夜袭北京艺术区 多名维权艺术家被打伤


百余人夜袭北京艺术区 多名维权艺术家被打伤

2010年2月4日,北京创业正阳艺术区内几十名手持木棍的男子与维权的艺术家对峙,后被警方制止。摄影:本报记者孙涛

百余人夜袭北京艺术区 多名维权艺术家被打伤

在2月22日凌晨的冲突中被砸毁的艺术家维权办公室。摄影:本报记者孙涛

2月22日凌晨2时许,百余名身穿深色服装、戴白色口罩的暴徒夜袭北京正阳艺术区。在近半个小时的冲突中,有多名艺术家被打伤。当警察赶到时,手拿镐把、砍刀及砖头的“黑衣人”已消失在苍茫夜色中。艺术区只留下此前被拆迁的残垣断壁,以及被“黑衣人”砸碎的玻璃渣,还有艺术家被殴打时留下的血迹。

这是自2009年底北京市朝阳区金盏乡进行城乡改造以来,最激烈的一次矛盾冲突。艺术家们称,可以被迫迁徙,但要讨回尊严和权利。

“黑衣人”夜袭

2月23日,正阳艺术区值班的艺术家们,只得围坐在炭火边取暖。自2009年11月起,艺术家们原先租住的房屋已经被断水断电,而前一天,原先可生炉子居住的维权办公室,已被不明身份的人士用大型机械掀去屋顶,房门及窗户等均被砸烂。

在试图阻止“黑衣人”们的行动时,艺术家张俊、吴玉仁、刘懿等人被打伤,其中,刘懿、岩间贤两人头部被棍棒击破,缝合多针。

张俊对南都记者称,2月21日晚12时许,他在创意正阳园区巡逻。自2009年底发生强制拆迁事件以来,由于拆迁补偿等问题未能合理解决,金盏乡多个艺术区的租户(艺术家)拒绝搬迁。在此期间,曾发生不明身份人员夜袭艺术区进行拆迁及偷盗财物等行为,艺术家们只得联合起来,24小时轮流值班,守卫即将失去的家园。

彼时,正阳艺术区并无异常,张俊便走到相隔不远的008艺术区。艺术家吴玉仁等人,也在008艺术区维权办公室值班。黑桥艺术区的维权代表孙原也在,几个人便闲聊了起来。

2009年7月始,北京市政府启动了规模庞大的土地储备计划,位于东五环外,朝阳区城乡接合部的金盏乡、崔各庄等7个乡镇被纳入其中。在这片土地上,被称为著名艺术区798外延的东营、正阳、008、黑桥等10余个艺术区,栖息着近千名艺术家。2月初,东营艺术区几乎在一夜之间被拆迁队奇袭变为废墟之后,其他艺术区的艺术家们只得团结一心共同维权。

2月22日凌晨2时许,张俊及孙原回到正阳艺术区。“我们在值班室里说话。”张俊说,突然有人发现来了几辆汽车。值班的人走出房门,并启动汽车将路口堵住。艺术家喻高过去询问,对方的回答是“走错路了”。

艺术家们觉得不对劲,张俊即启动车子将艺术区后门堵住,以期确保安全。“没等我走多远,几十个人便冲过来了。”张俊边跑边拨打110报警,而孙原也拨通了008艺术区吴玉仁的电话。吴玉仁、刘懿匆匆赶去正阳艺术区。

在吴玉仁等人还未赶到时,在正阳艺术区值班室值班的张玮、喻高等人已经被暴徒打翻在地。彼时,钩车也将值班室屋顶掀翻。

据艺术家们称,值班室里的艺术家被手持砍刀、镐把、砖头的“黑衣人”团团围住。“黑衣人”要求艺术家们蹲在地上,双手不得伸入口袋。

刘懿、吴玉仁从008艺术区赶到正阳艺术区时,刘懿“发生什么情况”的话还未说出口,便被暴徒殴打,吴玉仁也被打翻在地。

据艺术家们称,报警约20多分钟以后,一辆警车才驶入正阳艺术区。孙原说,暴徒们纷纷撤退时,身材魁梧的他抱住一名“黑衣人”,但在其他“黑衣人”的协助下此人最后挣脱。

据初步统计,在黑衣人夜袭正阳艺术区的半个小时中,有8名艺术家被打伤。此外,亦有艺术家的相机、手机被砸坏或抢走,艺术家喻高装有钱包、身份证等证件的手提包被抢。

拆迁波及艺术区

“黑衣人”夜袭正阳艺术区事件发生后,2月22日中午,北京市朝阳区及金盏乡等相关政府领导到达事件现场。据当时在场的艺术家孙原对南都记者称,领导们声称此事“不是政府行为”。

虽然已经报案,但在医院包扎伤口后,刘懿并未到金盏乡派出所进行笔录。刘懿说,在整个拆迁纠纷期间,艺术家们约计报警不下30次。

2008年1月,刘懿在008租下了一间350平方米的工作室,花了13万元装修以后,刘卖掉了原来的房子,打算终生在此进行实验水墨的艺术创作。一年后,刘接到了必须“腾退”房屋的通知。与刘懿一样,栖身于崔各庄乡东营艺术区、金盏乡正阳艺术区的艺术家们,也先后接到必须在2009年年底全部搬离的通知。

在朝阳区关于“推进城乡一体化暨土地储备”的规划中,位于首都国际机场及CBD之间的区域,26平方公里的农村用地将用于城市化发展用地(储备)。这一区域,恰是北京当代艺术区最为密集之地。

2009年下半年,当朝阳区政府雷厉风行拉开拆迁序幕后,艺术家们直接面对拆迁队的推土机。一个背景是,在艺术家和拆迁队之间,还夹着开发商或土地原来的租户———艺术家们几乎都是“第二次承租”。008艺术区的土地,原系长店村村民刘金刚承包;而正阳艺术区的第一个承租者,系正阳建设工程有限公司。

由于距离798艺术区不远,加之相对低廉的租金,艺术家们逐渐聚落于008及正阳等地。值得一提的是,008艺术区落成之际,金盏乡政府相关领导曾亲历庆典现场,并表示将为艺术家们营造更好的艺术创作条件。

接到腾退通知后,艺术家们希望出租方支付合理费用作为工作室装修及违约补偿,并要求得到相对宽裕的时间以期安排去处。

艺术家们称,事实相反,出租方给出的赔偿不但极低,而且不给时间让艺术家们安排腾退事宜。2009年底,拆迁队强拆了正阳艺术区的围墙及多座房屋,物管也迅速撤离并对园区进行断水断电。

为此,在酷寒之下,各个处于朝阳区土地储备的艺术区,艺术家们开始联合起来,推行了旨在进行艺术交流并维护权利的“暖冬计划”。

在这个行动中,艺术家们用艺术的形式,表达了对强拆的不满。张俊说,要“讨回做人的尊严”。“他们哪能说拆就拆?不给任何时间就断水断电还让人活吗?”张说,强拆艺术区的行为没有任何人性可言,艺术家们的尊严深受其辱。

“暖冬计划”除了增加艺术家的凝聚力,以及向公众散播了艺术家家园不保的信息外,对强拆似乎并未起到太多作用———只是拆迁补偿在进行商谈。

2月初,崔各庄东营艺术区被夷为平地。正阳、008等艺术区亦岌岌可危。

艺术家誓讨尊严

2月22日下午,被打伤的吴玉仁,推着头部包扎纱带的刘懿,喊出了“暴力拆迁!首都耻辱!还我权利!还我尊严!”的抗议之声。

“作为一个公民,我们个人尊严受损的时候,就要讨回尊严。”吴玉仁说,如果艺术家们的公民权利得不到保障,基本的生存环境都没有,“个人谈何成功?谈何文化大国?”

2月23日下午,朝阳区公安分局民警约谈了吴玉仁及刘懿等人。在被约谈前,警察提醒刘懿说,维权必须合法不能采用过激方式。刘懿反问说:“谁能保护我们的权利?没有人保护,我们只有自己争取。”

就当下法律法规而言,艺术家们的工作室并未能得到更多法律的保护。有法律人士分析称,不少艺术家的工作室,本身就是违法的———这涉及到租期及土地用途等多方面。艺术家们可以用作谈判筹码的,对于出租方而言,是装修补偿及出租方违约补偿,对政府而言,是需要正视艺术家们不断被驱逐的命运。

作为当下知名的艺术区,798艺术区在2004年亦曾面临被强拆的命运,是在一批有识之士及社会舆论的强大压力下,才正式成为北京市政府规划的“文化艺术创意产业园区”之一。

现如今,已被夷为平地的东营艺术区,在被强拆的正阳、008等艺术区,以及纳入城市开发土地储备的草场地、黑桥、费家村等艺术区,强拆的命运或将不日降临。

截至记者发稿时,北京市朝阳区官方,尚未对暴徒夜袭正阳艺术区事件发表任何官方说法,而据记者了解,警方亦未抓获任何犯罪嫌疑人。

链接

创意正阳艺术区

2001年,正阳建设工程有限公司租赁朝阳区金盏乡长店村一块土地(农用地),租期为30年,用于开发创意正阳艺术区。近年来,有数百名艺术家与正阳建设工程有限公司签订租赁合同,在该地块设立工作室,正阳艺术区渐成气候。

2009年下半年,该地块纳入政府用于城市开发的土地储备,开始发生强制拆迁事件。为了维护合法权益,艺术家们举行了“暖冬计划”,抗议强拆。

2010年1月23日,通过与开发商协商后,金盏乡政府与正阳艺术区承租艺术家代表谈判,初步商谈赔偿500万元用作拆迁补偿。在此期间,拆迁方与艺术家们发生多次小规模冲突。



 

推荐阅读

组图:失去的不是家园,是安定

祈福 2009年12月10日,村民将红布绑到一棵300多年的枣树上,为树祈福。大兴区旧宫四村的姜先生因拆迁搬离故地,他回来看望原来院里的古树,发现树被挖掘机划出了深深的伤痕,忍不住落泪。...[详细]

北京多个艺术区拆迁 艺术家持砖站立抗议...

2009年12月26日,北京市创意正阳艺术区内,一群艺术家站在工作室的废墟上,向拆迁方表示无声的抗议。艺术家们持续的维权取得阶段性的胜利,赔偿费由原先的分文不给上升到500万元人民币。 ...[详细]

记者采访强拆遭拳打受伤

昨日,本报记者杨杰采访时被打,脸部受伤。杨杰的眼镜玻璃被踩裂,手机也被打到地上损坏。本报记者 甘浩 摄 本报讯 (记者甘浩)昨日上午9时许,本报摄影记者杨杰在丰台岳各庄村一处拆迁现场采访时,被十余身穿迷彩服的男子围住抢...[详细]

百余人夜袭艺术区续:18人涉嫌寻衅滋事被拘...

本报讯(记者郭爱娣)近日,朝阳警方仅用48小时成功打掉了一个以北京正阳建设工程有限公司法人代表张荣义、副总经理郭德亮及社会闲散人员赵辉为首寻衅滋事、故意伤害他人的流氓恶势力犯罪团伙。一举抓获涉案人员18名。 2...[详细]

拆迁户称将点燃汽油瓶阻止强拆获刑1年3个月...

本报讯 (记者王丽娜)大兴村民李国谅在接受香港记者采访时,表示对拆迁不满,并称如果强拆,他将点燃汽油瓶阻止。李国谅因犯编造、故意传播虚假恐怖信息罪获刑1年3个月。李国谅上诉后,一中院裁定证据不足发回重审。昨天上午,大...[详细]

北京30所学校因拆迁消失 上万民工子女受波及...

春节本是孩子们开心欢闹、期待下学期开学的时候,但这个春节,北京却有为数众多的一批农民工家庭在发愁:孩子的“下一个学期”在哪里?   “各位家长:我校这次处在政府储备地的拆迁腾退范围内,为配合政府部门的相关工作,我...[详细]

百余人夜袭北京艺术区 多名维权艺术家被打伤...

2月22日凌晨2时许,百余名身穿深色服装、戴白色口罩的暴徒夜袭北京正阳艺术区。在近半个小时的冲突中,有多名艺术家被打伤。当警察赶到时,手拿镐把、砍刀及砖头的“黑衣人”已消失在苍茫夜色中。艺术区只留下此前被拆迁的...[详细]

农民拆迁户团购奥迪 挥霍补偿款富翁变负翁...

随着城市的发展,北京出现了一个特殊的新富群体——农民拆迁户,但大笔拆迁补偿款到手后,少数人却没能及时树立忧患意识,开始买豪车、乱花钱,甚至被拉下水参与赌博,农民富翁面临变成“负翁”的危险。昨天,市政协委员赵建国调研...[详细]

北京大望京拆迁村民一夜暴富 清洁工开30万车...

2010年5月16日,大望京村,市民在新建的望京台上玩耍。拆迁后一年,大望京村已经完全换了一副模样。本报记者 薛珺 摄 仅仅一年时间,大望京村民的生活彻底翻了个个儿。 一年前,这里还是靠出租房屋生活的“瓦片经济”村。现...[详细]

终于等到了!北京今年这些地方要拆迁!...

2016年,北京将是“大拆大建”的一年,除了已知的多处棚户区改造外,还有很多市场、工厂、铁路、医院在修建。 提前了解这些“上马”的项目,一是可以预知身边的喜人变化,二是未雨绸缪安排日常出行、生活,避免受到影响。...[详细]

网友评论

城事

最新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