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游年票 墙根卡 订酒店 订机票 农家院 旅游保险

北京大望京拆迁村民一夜暴富 清洁工开30万车

北京大望京村民因拆迁集体一夜成百万富翁

2010年5月16日,大望京村,市民在新建的望京台上玩耍。拆迁后一年,大望京村已经完全换了一副模样。本报记者 薛珺 摄

仅仅一年时间,大望京村民的生活彻底翻了个个儿。

一年前,这里还是靠出租房屋生活的“瓦片经济”村。现在,村子没了,但村民却在一夜之间成了百万富翁。

拆迁补偿款让村民过上了完全不同的生活:买房,买车,买股票基金……只要喜欢,买东西都可以不看价了。

钱有了,但不一定高兴得起来。这一年,老村民最别扭的是没了熟人,故土难离。

好在村里的安置房封顶在即,春节前就能搬进新家。到时,2000多村民又将迎来新的生活。

仅仅一年,大望京,东北四环外的一个村庄,已经完全消失。

一年前,从京密路出京,透过稀疏的白杨林,还能看到大望京村口红色的牌匾,村里人进进出出,商户们忙忙碌碌。如今,站在大望京村原址上,只看到一个公园,还有大片平坦的黄土地,政府计划将这里建设得比旁边的望京更繁华。

【买房】

周边的北纬四十度、橄榄城等新小区,到处都是看房买房的村民。胆子大的赚几百万跟玩似的。

拆迁拆迁,一步登天。这句话在大望京得到印证。

村民一夜暴富,手里有了大把的钞票。

去年5月拆迁后,村民们一次性拿到了上百万数百万的补偿款,一般的家庭除了几套安置房,至少还有上百万,而多的达七八百万甚至上千万。拆迁让大望京村全村跑步进入百万元户级别。

副村支书王连仲说,拿着大笔的拆迁补偿款,做生意、搞实业的还是很少,绝大部分是投资、买房、买车。

最热的话题还是买房。

村民陈兴泉家在安置房小区京旺家园选了6套两居室。陈家媳妇说,幸亏当时选了房,而不是拿钱。这一年房价飞涨,6套房的价值已经翻番。

拿钱后立马买房的更赚大了,大望京的拆迁正好在房价暴涨的前夕,拿到巨款买房的村民赶得个好时机。王连仲说,当时周边的北纬四十度、橄榄城等新小区,到处都是看房买房的村民。周围的房子都扫光了,连尾房都被买完了。

村民胆子大的赚几百万跟玩似的。尤其是今年望京一号地拍卖后,房价翻了一倍。价格立马蹿上去了。

王连仲去年5月29日买了一套房,价格10900元/平米,现在已经每平米涨到两万五六了,如果出售已经赚了一百多万。陈兴泉的一个侄子拿到拆迁款后,一口气买了4套房子,现在已经翻了一番还多,赚了四百来万。

也有郁闷的。有的村民拿了不少钱,但几个月之后发现,看上去挺多的补偿款跟不上房价上涨的速度,“现在后悔的肠子都青了”。

陈兴泉说,家里有房子,踏实,一套也不卖,尤其在现在的行情下。

【添车】

这一年来,大望京村新增了600多辆小汽车。有村民调侃以后扫地的人家里都可能有奥迪。

有了钱,村里好车转眼间多了起来。

村里有粗略的统计,全村不到1700户,这一年来,新增了600多辆小汽车,而且基本都是好车。

按照村民们的说法,好车的标准是30多万的广州本田,高配。最低也得是十五六万的车,低于这个标准的都不好意思去买。最贵的,据说有人买了超过百万的宝马X6。

周围的商家也特别灵敏,村民王启燕说,去年五六月份,东辛庄有个4S店专门针对大望京村搞促销,搞了个贵宾室,墙上挂上大望京拆迁的画面,还有宣传标语,大意是有了新家园,生活消费也要升级换代。那时候,销售顾问一听说是大望京的,立马就请进贵宾室。

将来转工转居之后,村民将由乡里安排工作。有村民调侃到时候扫地的人家里都可能有奥迪,王启燕说,这说的可能邪乎点,但扫地的家里有广州本田倒很有可能。

拆迁款另一个主要投入是买基金股票,不过,基本被套进去了。

王连仲说,大望京村以前都是小农经济,吃瓦片。村民随挣随花,没有过理财的经验。

拿钱后,六成以上的村民买了股票基金。“尤其是基金,拆迁时,有银行就在现场给村民办理基金申购的手续,宣传基金、国债什么的。六成以上的村民都买了,最少20来万,一般都是一百多万。”

那时候股市三千一百到三千三百多点,现在降到两千五六了,王连仲说,都是银行给煽的,这些钱基本都被套住了。

王连仲自己也买,第一次赚了十万多,很快又赔进去了,后来又赚了十多万。“幸亏我跑得快,不然也套进去了。感觉村民还是对这个不在行,老去看小道消息,亏得多,赚得少。”

【消费】

王启燕说,过去看了大半辈子的价钱,现在不看价钱了,只要喜欢就买。

拿到这么一大笔钱,怎么花是个问题。

王启燕说,现在谁家婚丧嫁娶,村民聚在一起都会聊你们家挣了多少,买了什么,去哪儿玩了,哪个衣服好看。买衣服早升级了,原来穿一百多的不错了,现在上千的也不会计较,看上去喜欢就买,舍得买了。

村民们出去旅游的多,每次电话聊天就是我们去哪玩两天去。王启燕还没坐过火车,最近也准备出国转转。

她说,过去看了大半辈子的价钱,现在不看价钱了,只要喜欢就买,去超市,日常用品电器什么的,喜欢就买。

81岁的村民刘景星拿了四百多万的补偿款,给三个女儿分了一些,再给老家的亲戚们资助了一些,剩了一些给自己养老。家里的空调不制热,说换就换了。

最大的开销是人情往来。以往刘景星不怎么敢应酬,觉得是负担。可这一年就花出去几万了,本家的孙子辈结婚,红包至少五六百,见面再给两百。

老人以前不敢出远门,连桂林女儿家也很少去,一来没钱,另一个原因是找不到人照顾家里的两条宝贝小狗。现在有了钱自然好办,跟自己一块走飞机,托运,花了三千多。刘景星说,不心疼,让它们跟着就好。

刘景星说,自己今年八十一岁,计划着再活10年,所以每年要让自己的钱减少一点,老人家定了个花钱的目标,每年最高可以花掉10万,当然,可能过得更久一点,所以还是不能全花掉,如果过几年身体还好,那就省着点。

王启燕也不赞同大把地花钱,她说,有钱了,也别太奢侈了,总有花完的时候,还得留着点,花完以后怎么办呢?

【保障】

王启燕跑到乡腾退办帮忙干活,一个月800块钱,她说挣钱不是目的了,主要是有点事情做,对人是一种约束,权当锻炼身体。

在大望京的村干部看来,大望京村民的未来保障似乎没有可担心的。

王连仲刚做完村集体资产评估,村里总资产还有1.4个亿,这些资产要全部量化,组建股份制合作社,以后村民可以享受分红。

村民的收益还有很多,看得见和看不见的:

今年的2月23日,大望京村民们一次性全部转变为城市居民,享受一样的社保、养老、医保;

大望京商业区5万平米底商产权属于村集体,村民可以按股份拿收益;

未来崔各庄乡如果彻底城市化,撤村撤乡,底商的资产也将返还给村集体,并分给村民;

村里卖地的土地款也可能动用,王连仲估摸有好几个亿。

安置房京旺家园本月底就要封顶,10月份交钥匙。村里的统计,村民们选了1030套房,照这个比例估算,将来回迁到京旺家园的村民大概会有两千来人,他们在春节前就能搬进新家。

村民陈兴泉说,6套房子自家住三套,还要三套出租,还能收一些租金。在村民们看来,他们这辈人已经衣食无忧了。

不过,钱也带来痛苦,王启燕说,村里这一年不到死了20多人,而以往正常年份死亡的人也就是五六个。各种原因都有,心脑血管问题,高血压等。村民们分析,这一年落差太大,情绪起落大,尤其是争家产、分财产等因素,导致人承受压力和激动。

所以王启燕跑到乡腾退办帮忙干活,一个月800块钱,她说挣钱不是目的了,主要是有点事情做,充实一点,对人是一种约束,权当锻炼身体。

【故土难离】

村里最老的一棵老槐树保留了下来。这棵几百岁的老树是大望京历史的记录者。王连仲说,这棵树能让村民们想起大望京。

大望京的土地已经平整完毕,去年,大望京一号地已经高价拍出,这里将成为第二个CBD,原址上还修了一个望京公园。

村里最老的一棵老槐树保留了下来。这棵几百岁的老树是大望京历史的记录者。王连仲说,这棵树能让村民们想起大望京。

一年时间,刘景星慢慢适应了住楼房的生活,他说,刚搬出来时是真不适应,到处都要钱,物业费、卫生费,自行车停车也要钱,还经常丢东西,有一次,他把三轮车放在楼下,上楼拿点东西,下来三轮车的铁链子就不见了。

老乡们也各有烦恼,住到高楼后,身体不好的老人出来就不方便,有的老人不识字,上下电梯和出门都搞错了。刘景星说,虽然发财了,但高兴不起来。

最别扭、最不适应的是没有熟人,没人说话。

刘景星说,搬迁后,走在路上,只要看到是以前村里的熟人,哪怕以前是从来不说话的,也感到特别亲切,很开心,一定拉上几句家长里短。

他叹了口气,这就是故土难离吧。

统筹/本报记者 李欣悦

采写/本报记者 李立强 马力

摄影/本报记者 薛珺 通讯员 潘峻

推荐阅读

北京大望京拆迁村民一夜暴富 清洁工开30万车...

2010年5月16日,大望京村,市民在新建的望京台上玩耍。拆迁后一年,大望京村已经完全换了一副模样。本报记者 薛珺 摄 仅仅一年时间,大望京村民的生活彻底翻了个个儿。 一年前,这里还是靠出租房屋生活的“瓦片经济”村。现...[详细]

拆迁户称将点燃汽油瓶阻止强拆获刑1年3个月...

本报讯 (记者王丽娜)大兴村民李国谅在接受香港记者采访时,表示对拆迁不满,并称如果强拆,他将点燃汽油瓶阻止。李国谅因犯编造、故意传播虚假恐怖信息罪获刑1年3个月。李国谅上诉后,一中院裁定证据不足发回重审。昨天上午,大...[详细]

组图:失去的不是家园,是安定

祈福 2009年12月10日,村民将红布绑到一棵300多年的枣树上,为树祈福。大兴区旧宫四村的姜先生因拆迁搬离故地,他回来看望原来院里的古树,发现树被挖掘机划出了深深的伤痕,忍不住落泪。...[详细]

百余人夜袭北京艺术区 多名维权艺术家被打伤...

2月22日凌晨2时许,百余名身穿深色服装、戴白色口罩的暴徒夜袭北京正阳艺术区。在近半个小时的冲突中,有多名艺术家被打伤。当警察赶到时,手拿镐把、砍刀及砖头的“黑衣人”已消失在苍茫夜色中。艺术区只留下此前被拆迁的...[详细]

记者采访强拆遭拳打受伤

昨日,本报记者杨杰采访时被打,脸部受伤。杨杰的眼镜玻璃被踩裂,手机也被打到地上损坏。本报记者 甘浩 摄 本报讯 (记者甘浩)昨日上午9时许,本报摄影记者杨杰在丰台岳各庄村一处拆迁现场采访时,被十余身穿迷彩服的男子围住抢...[详细]

村民遭拆迁人员持灭火器喷射殴打

一群黑衣男子手持灭火器向屋内人员喷射。 拆除公司人员头戴摩托头盔,上房揭瓦、投掷砖石、手持灭火器向房内喷射干粉…… 被拆户一家人逐步退守,在门口处被按住殴打,一群邻居上前相助,将他们解救回房…… 拆迁人员和政...[详细]

农民拆迁户团购奥迪 挥霍补偿款富翁变负翁...

随着城市的发展,北京出现了一个特殊的新富群体——农民拆迁户,但大笔拆迁补偿款到手后,少数人却没能及时树立忧患意识,开始买豪车、乱花钱,甚至被拉下水参与赌博,农民富翁面临变成“负翁”的危险。昨天,市政协委员赵建国调研...[详细]

终于等到了!北京今年这些地方要拆迁!...

2016年,北京将是“大拆大建”的一年,除了已知的多处棚户区改造外,还有很多市场、工厂、铁路、医院在修建。 提前了解这些“上马”的项目,一是可以预知身边的喜人变化,二是未雨绸缪安排日常出行、生活,避免受到影响。...[详细]

网友评论

城事

最新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