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游年票 墙根卡 订酒店 订机票 农家院 旅游保险

北京“葛宇路”路牌被拆 官方:当事人违规 不够处罚条件

葛宇路路牌被拆 官方:当事人违规但不够处罚条件
新京报消息,葛宇路是谁?中央美术学院的研究生。“葛宇路”在哪儿?朝阳区百子湾路和百子湾南二路间。
2013年起,葛宇路在北京市多个无名路段,以自己名字设置路牌。其中,位于双井的上述“葛宇路”已能在多个电子地图上检索到。
根据《地名管理条例》,地名管理应按照规定的原则和审批权限报经批准。未经批准,任何单位和个人不得擅自决定。
昨日下午,这块路牌最终被拆除。双井街道办事处表示,葛宇路的行为违规,但够不上处罚的条件,只能对他进行批评教育。
7处路段被贴“葛宇路”
如何在北京拥有一条以自己命名的路?近日,一段视频提到,2013年,葛宇路开始寻找地图上的空白路段,并贴上自己名字制成的路牌。
2014年,高德地图首次在双井附近出现葛宇路。当年起,他开始制作“正规路牌”。2015年,百度地图出现葛宇路,年底路政工程对这条路上的路灯进行统一编号。2016年,百度地图全景预览可浏览该路段全貌,同年谷歌地图出现葛宇路。
视频共展示7处“葛宇路”路牌,其中5块是蓝色长条,另2处由3块路标组成,钉在铁杆上后,被埋进路面。
7月11日晚,记者在双井苹果社区南区和北区间发现一处“葛宇路”。路口竖着3块指示牌,分别为“禁止车辆临时或长时间停放”、“限速10公里”、“禁止鸣笛”,指示牌插进路面的位置还有水泥涂抹痕迹。
葛宇路说,虽然在多个路段设置“葛宇路”的路牌,但能称之为路且能被正式使用的,只有这一处。今年,他还在毕业生展览中展出了“葛宇路”这一作品。
“葛宇路”拆前行人合影
昨日上午,记者从朝阳区双井街道办获悉,将对位于该街道办附近的“葛宇路”路牌进行拆除。
不少行人驻足合影留念。一位市民说,从网上看到“葛宇路”的消息后,非常赞叹,决定在拆除前赶来双井看最后一眼。
周围一位居民称,以前并没有特别在意这块路牌,平时快递和外卖也都是“葛宇路”这个地址,直到曝光,才知道是央美学生自制的。
记者使用多款地图、外卖、打车APP搜索“葛宇路”三个字,均可搜到相对应地址,也有不少店铺以葛宇路为地标。
昨日14时50分许,“葛宇路”路牌被执法城管拆除。拆除过程仅1分钟,几名城管拿螺丝刀拧开螺丝,白底黑字的路牌随即被卸下。
不过,在这块路牌上面的3块交通标志牌没有被拆除。双井街道办一位负责人解释称,限速10公里、禁止鸣喇叭、不得路侧停车的指示牌,是由开发商设立的,是为保证这一路段的通行安全、小区安宁,并不违规,因此不予拆除。
对话
葛宇路:只是出于艺术创作目的,并无恶意
如何想到以自己名字命名道路?路牌被拆怎么看待?葛宇路告诉新京报记者,上大学时就曾将名字“占领”校园,对于“葛宇路”只是出于艺术创作,造成不好后果恳请原谅。
新京报:最初怎么想到用名字命名道路的?
葛宇路:制作路牌最初源于本科(湖北美术学院)一次短期美术史课程。当时老师统计购买教材的人数,让有需求学生在黑板上签名,我自告奋勇第一个写下名字,没想到其他同学纷纷在后面标注“ 2”、“ 3”……最后黑板上只留下我的名字。
新京报:你是什么想法?
葛宇路:大家纷纷隐匿自己的名字,他们在害怕什么?我思考名字和个人的关系及私人符号出现在公共场所的趣味性。决定反其道而行之:如果公共空间到处都是我的名字,又意味着什么?
新京报:所以你将“葛宇路”3个字充斥校园?
葛宇路:我把名字喷在校门口的墙上和地上,某个周一,同学返校,发现校门口被“葛宇路”占领。
新京报:学生质疑你这种行为是在破坏校园环境。
葛宇路:当时受到很多攻击,同学们甚至成立“反葛宇路联盟”。因为这事,我差点被学校处分,幸得系主任出面,最后以用水泥涂抹“葛宇路”的方式收场。
新京报:“葛宇路”又是怎么形成的?
葛宇路:在北京读研期间,我发现很多未被命名的路,有的只是城中村里的狭窄缝隙,就制作多块路牌,贴在这些“缝隙”中。双井葛宇路被地图APP收录后,我又为其竖立了正式路牌。
新京报:路牌制作过程中有受到阻碍吗?有意识到违规吗?
葛宇路:没有受阻,只是在地上挖洞竖路牌。有意识到不合常规,但我只是出于艺术创作目的,并无恶意,希望大家不要过度负面解读。
新京报:路牌被拆有什么想法?
葛宇路:拆就拆吧,相信政府会妥善处理。希望被命名后的路能给居民带来更多便利。
追问
擅自命名道路会否受罚?
未经批准不得擅自决定;一般不以人名做地名
葛宇路承认,制作路牌时并未考虑到审批监管问题,只是做了几块路牌,选了几条未命名的道路粘贴或者安插。
而根据《北京市地名管理办法》(简称《办法》),市地名办公室具体负责全市地名的命名、更名及其有关的管理工作,日常工作由市规划局领导。根据民政部颁布的《地名管理条例》,地名管理应当按照规定的原则和审批权限报经批准。未经批准,任何单位和个人不得擅自决定,一般不以人名做地名。
据媒体报道,如果本来的规划上没有路,即使现实中出现这条道路,按照规定也无法命名。而如果规划中有这条路,个人也无权命名。此外,道路命名有一定规则,不是任何名词都能作为道路名称。
双井街道办事处副主任刘伟说,《办法》规定,对任意移动或毁坏地名标志的单位或个人,应当分情况给予批评教育,责令移回原处,赔偿损失;对故意毁坏地名标志、情节恶劣的要依法予以惩处。
是否会对葛宇路进行处理?街道办表示,葛宇路的行为违规,但够不上处罚的条件,只能对他进行批评教育。不过,由于《办法》形成于1983年,时间比较久远,谁有权进行处理并不明确。
“葛宇路”何以悬挂多年?
道路建造后,开发商尚未将道路移交各职能部门
12日下午,北京市规土委发布官方微博表示,经核实,“葛宇路”实则是由市规划委朝阳分局于2005年3月命名的“百子湾南一路”(批准文号2005朝地名命字0034号),东起广百东路,西至黄木厂路,全长约4000米。
该路段并非“无名路”,但为何“葛宇路”路牌仍能悬挂多年,无人管辖?
双井街道办事处副主任刘伟解释,一般情况下,路段在开发商建造并配备完善基础配套后,应移交各职能部门,最后由公安机关组织安装路牌。
而“百子湾南一路”的开发商是一家名为“今典”的地产投资公司,隶属于香港今典集团。道路建造后,开发商至今仍未将道路移交给各职能部门,因而仍属于自管,街道及辖区各职能部门并没有过问。近日,街道办已与该公司取得联系了解情况,接下来将敦促开发商移交道路,按程序加设路牌。
北京市规土委打违办工作人员表示,小区开发商在建设前需向规土委打报告审批,其中包括道路名称、用途等。开发商完工后再向规土委备案,之后由各职能部门进行管辖,而规土委一般不对开发商的完工时间做强制要求。
推荐阅读
网友评论

城事

最新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