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游年票 墙根卡 订酒店 订机票 农家院 旅游保险

黄牛转战APP 各种挂号监控软件浮出水面

  号贩子转战挂号移动终端,各种代挂号平台随之诞生。知名大医院一号难求,已成共识,而众多“号贩子”哄抢号源牟利,更加剧了患者就医难度和就医成本。在优质医疗资源较为集中的北京,每天也在上演着医院、患者与号贩子之间的博弈,北京卫生部门近年也推出“非急诊全面预约”挂号改革“新政”,拉开了“PK”黄牛党的序幕,患者可通过“京医通”微信、自助挂号机、电话等多渠道,实名预约7天内号源。

黄牛转战APP 各种挂号监控软件浮出水面[墙根网]
挂号网(图片来源新浪科技)
  但在挂号改革“新政”之下,仍存一号难求,除了求医者数量庞大之外,“与时俱进”的号贩子也转战到挂号移动终端抢号,各种挂号App平台也随之诞生,一边是患者下单预约挂号,一边是号贩子接单代挂,号贩子和平台基于互联网+炒号,平分暴利。
  一名资深号贩称,除了在医院放号时段替人抢号,他们还自己挂号抢占号源,在App平台上找到买主后,退号又立即刷新,用真实患者的身份信息重新预约抢号,“这一招屡试不爽”。
  App平台挂号先付服务费
  正常途径都难以挂上的专家号,一个App却声称能挂到,患者需要做的是多支付数百元“服务费”。
  8月底,北京市民周蒙(化名)替家人挂号时,在网上搜索到一款名为“北京挂号网”的App,红色的图标带有醒目的“京”字,打开后医院、科室、医生等信息详尽,这让周蒙以为是一款官方挂号App。
  在该App提交身份证号等预约挂号信息后,周蒙收到信息称预约成功,需要支付420元服务费用。“这就让我怀疑了,官方挂号都只有挂号费,为什么会有服务费?”周蒙说,更让他起疑的是,页面上没有显示挂的是哪个医生的号,是什么职级的医生,以及具体的预约时间,只有一个“就医助理”的联系方式。
黄牛转战APP 各种挂号监控软件浮出水面[墙根网]
 “北京挂号网”App显示,可提供北京212家医院的代挂号服务,患者在此下单付款后,“就医助理”便可在“优医岛”平台上抢单。
  “想要得知挂号的具体信息,需要支付费用后,和就医助理联系”,周蒙说,“这不就是黄牛吗?分明是霸占号源,侵害患者正常挂号的权益。”
  8月10日,北京的张女士也有类似遭遇,她通过“北京挂号网”App,挂了亦庄同仁医院的专家号,除挂号费外,她还支付了335元服务费。令张女士更加不满的是,付了服务费却没有享受到App上承诺的导诊、陪诊等服务。“没人帮我取号、指引,都是自己在取号机上拿的号。”张女士说。
  “北京挂号网”并非唯一的收取服务费的挂号App。
  今年5月,湖南的廖先生通过一款名为“预约挂号网”的微信小程序预约中南大学湘雅二医院的专家号。“软件看着挺正规的,挂号的时候显示费用126元。”廖先生说,支付后才知道,这费用并不包括挂号费。
  小程序提醒预约成功后,一个陌生的手机号给廖先生发来短信,称把挂号费24元转到他的支付宝账号或微信账号,“请尽快支付,否则到时候导致无法就诊,后果自负!”
  除了患者,医生也发声质疑这类收取服务费的挂号App。
  微博认证北京地坛医院主任医师的邢医生今年5月发微博称,“今天有患者朋友说通过‘优医岛’预约我的号,本人郑重声明我从来没听到过这个平台的名字,更没有同意任何人在该平台给患者预约我的号。”
黄牛转战APP 各种挂号监控软件浮出水面[墙根网]
  “没听说过北京挂号网,也从没跟这个平台合作,这不就相当于号贩子吗?”北京一家知名三甲医院的相关负责人说。“代挂号的App需要使用患者本人的身份证信息挂号,一旦患者把身份证信息提供给App,也存在信息泄露的风险。”上述负责人说。
  “就医助理”的挂号生意经
  “初级挂号导诊(不含挂号费)90-900元,挂号费另收。”记者在安卓应用市场、苹果应用市场均找到了“北京挂号网”App,上线时间为2017年。其简介称,北京挂号网是为了方便北京就医的患者,推出的预约陪诊服务应用。
  “所有挂号陪诊服务,均为付费服务。按照陪诊服务的医院、医生和时间不同,价格不同,所有陪诊服务至少需现场陪诊30分钟”,“北京挂号网”的应用简介称。
黄牛转战APP 各种挂号监控软件浮出水面[墙根网]
  打开“北京挂号网”,首页有北京212家医院的信息,包括了北京儿童医院、北京同仁医院、301医院等知名医院。选择医院后,出现预约挂号的界面,可以选择科室、医生、就诊时间等。
  与一般挂号流程不同的是,该App需选择初级挂号导诊或高级挂号陪诊,“服务费参考范围(不含挂号费)90-900元”。
  对此,“北京挂号网”的客服称,“初级是就医助理用电话、微信指导就诊,高级是陪诊人员现场陪同就诊,两者相差一百多元。”
  9月4日下午,记者预约第二天的北京某知名三甲医院神经内科的门诊号,按步骤填写信息,选择初级挂号导诊后,App界面出现“待抢约”字样。
  几分钟后,记者收到一条来自“优医岛”的预约短信称,要求记者付款,App的付款页面显示“初级挂号导诊费(不含挂号费)420元”,记者支付后,接到就医助理“张先生”的电话,称第二天下午该医院的神经内科有号。
bدڮjtدv+Wjݪ�݊bevڮ
i}Wjݪ%vڮbد^%vڮWjݪ?v+݊݊bWjݪ?v+݊݊bWjݪ%vڮ
iدv+vڮ
iڮj]+vv+݊]+vڮj]+vv+݊݊bڮj݊bvڮWjݪ%vڮWjݪ�݊bWjݪ%vڮbدڮj)Wjݪ?v+݊]+vڮj]6M+vدv+vڮ
iدv+tدv+vڮ
i]+v^v+݊]+vNt)u~tدv+]+vev@ݪ?v+݊)Wj)j]5M+vدv+]+v{Wjݪ?v+݊]+vدv+Wjݪ?v+݊]+vڮj݊bWjݪ%vڮ
iدv+vڮWjݪ%v
'.'Z7z%]ڮbدڮ(h
((jr薈2
vjevڮWj上海挂号网”、“广东挂网网”、“湖南挂号网”,以及“皮肤科医院挂号网”、“男科医院挂号网”等,这些AP的界面、操作均与“北京挂号网”高度相似。
  此外,在微信小程序中,“挂号预约网”的主体信息也显示为重庆优医岛科技有限公司。“挂号预约网”界面和操作方法与“北京挂号网”App相似,只是可以进行全国各地医院的挂号预约,同样收取相应的服务费。
  记者检索发现,一个名为医院挂号网的网站备案信息也是重庆优医岛科技有限公司,该网站称提供“超千家医院预约挂号陪诊”,“基于各医院挂号历史预约数据,通过大数据技术,推出全国各地三甲医院挂号热度排行榜,现已覆盖全国超千家三甲医院。”
  医院挂号网上有大量医院、科室、医生的信息,但是无法直接挂号,该网站展示了优医岛旗下所有挂号App,引导用户下载App挂号。
  工商资料显示,重庆优医岛科技有限公司成立于2017年6月13日,法定代表人为康立群,经营范围包括了健康管理咨询(不含治疗和医疗健康咨询以及国家有专项规定的除外)、医院管理等。
  记者在重庆市涪陵区政府公开信箱检索到一份举报信显示,湖南一名消费者向重庆市卫计委举报,称重庆优医岛科技有限公司涉嫌非法倒卖医院号源。
  2017年9月18日,重庆市涪陵区卫计委曾公布调查结果称,未发现该公司App平台有直接为客户挂号的行为,未发现该公司组织到热门医院轮候并大量挂号并以更高的价格向其他挂号的患者高价出售号源,从中赚取差价的行为。
  重庆市涪陵区卫计委在该文件中称,涉及投诉的App平台为类似淘宝、滴滴性质的资源整合平台,主要提供就诊指导、陪诊、代为挂号等相关服务。客户提出服务申请后由平台内注册的第三方接单完成业务,平台只起到连接客户和第三方以及咨询服务的作用,不直接为客户挂号。平台收取就诊服务费用并分成给第三方。
  多家“代挂号”网站被处置关闭
  据新京报记者了解,在北京,可以通过三种方式进行挂号,分别是在线预约、电话预约及在医院现场挂号。而其中在线预约,可由北京市预约挂号统一平台、京医通、支付宝、微信及部分医院的官网、App等渠道进行。
  针对“网络黄牛党”,北京市卫生部门曾联合网信办、公安局等,就互联网散布“号贩子”、“医托”等违法信息,展开专项整治行动。而在2016年,国家有关部门就曾整治有偿“代挂号”网站。因为违法开展有偿“代挂号”服务,严重损害公共利益,污染网络环境,“北京预约挂号网”“上海就医挂号网”“上海安帮跑腿服务网”等网站被国家网信办依法处置和关闭。
  北京市京师律师事务所张新年律师在接受采访时表示,原卫生部、公安部《关于维护医疗机构秩序的通告》明文规定,倒卖医疗机构挂号凭证的,由公安机关依据《治安管理处罚法》予以处罚;构成犯罪的,依法追究刑事责任。《治安管理处罚法》则规定,倒卖车票、船票、航空客票、文艺演出票、体育比赛入场券或者其他有价票证、凭证的,处十日以上十五日以下拘留,可以并处一千元以下罚款;情节较轻的,处五日以上十日以下拘留,可以并处五百元以下罚款。
  张新年律师另外指出,如果号贩子同时伴随有其他严重扰乱市场秩序的不法行为,则有可能触犯非法经营罪、寻衅滋事罪、聚众扰乱社会秩序罪。
  针对新出现的代挂号平台,张新年律师表示,网络平台自己虽并未为客户挂号,但是当有号贩子借助该平台从事违法行为时,平台负有监测排除的义务,如果对此知情而没有及时采取屏蔽、删除、下架措施,应当依法承担责任。一般情况下,平台在不明知、不应知时,对于平台上出现的违法信息可以免除法律责任,但是经消费者投诉、特别是权力机关通知后,则视为平台应知、已知,嗣后出现的违法信息,应当承担法律责任。如果平台和号贩子合作倒号,则属共同违法行为,甚至构成共犯。
网友评论

城事

最新资讯